即时比分、足球单场、足球盘口

一家6口灭门,凶手却是儿子因父亲和媳妇通奸,被捕时他面带笑容

2021-9-29 / 足球人 / 即时比分 /

【本文节选自《中国恶魔》,有删减;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】

我是一名悬疑编剧,为了创作经常搜集一些真实案件,做实录笔记,想从中找出细节,佐证剧情。原本只是编剧日常的自我修养,但随着找到的资料越来越多,我发现,真实人生远比剧情强悍一万倍。这些案件的主角不是杜撰的,他们是真实生活在我们周围的人,和你我无异。黑泽明导演曾说,蛤蟆在照镜子的时候,会被自己的模样吓出一身油,所以他常用蛤蟆的油来警醒自己。在搜集这些笔记之初,我不得不承认,是被各大媒体猎奇的噱头吸引,但是随着深入了解,我和他们的相似,越来越像照镜子,让自己猛然一惊,吓出一身油。

据说蛤蟆的油能治疗隐疾,所以就想着把这些真实发生的案件笔记分享给大家。

灭门,在世界各大惨烈罪案中时有出现,一般多见于抢劫案,强奸案,变态连环凶杀案,施害之后把受害者一家老小全部杀害。而北京大兴区发生一起灭门惨案,和此类常见情并不相同,甚至更惨烈、更可恨……

2009 年 11 月 23 日,黄道吉日,办婚礼的人扎堆。

老李特意叫儿子开车送自己前去参加亲戚婚礼,席间一如既往,所有人都羡慕老李的完美家庭。儿女双全,女儿李灿刚上大学,儿子李磊开饭馆不愁吃喝,儿媳妇王美玲做销售月薪上万,再加上天宫院村拆迁,老李家两套房和一处旧工厂换了几百万拆迁款,直接在北京大兴区买了四套房,家里一人一套,还有剩余。用亲戚的话说就是「什么都不缺,就剩下天伦之乐了。」这是宴席上老李最享受的时刻,但他却并不知道,这也是死亡倒计时的开始。

11 月 23 日 22 点左右

老李夫妇带着两个孙子早早睡下。

儿子李磊和朋友们在外面一起吃饭,喝了一些酒,到时间,便按照媳妇规定回了家。

女儿李灿正浓情蜜意地在家和男友线上聊天,聊的是电视剧《蜗居》,虽然电视剧里的小两口因为现实的一地鸡毛而分崩离析,但李灿却憧憬着和男友美好的未来。沉溺在幸福中的女孩,如果此刻能察觉到现实中的变化,或许已经闻到死亡来临的味道。

忽然,李灿断线了,男友再次拨打李灿电话的时候,已无人接听。

第二天,李灿的男友仍然联系不上李灿,便找到了李家婶婶,婶子得知此事后,慌忙联系老李,奇怪的是,一家六口,所有人都不接电话。接连几日,无论是婶婶,儿媳妇王美玲的同事,还是李灿男友,他们疯狂拨打这一家人的电话,就是没人接听,老李一家,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,杳无音讯。

直到 11 月 27 日下午 16 点,亲人们感到隐隐有一丝不安,找来了开锁公司,前往北京大兴区清澄名苑 4 号楼 3 单元 2 层,也就是老李新搬过去的家。开锁公司也开不了门,于是邻居建议,2 层也不高,不如借个梯子从楼外爬上去看看,到底什么个情况。

亲戚借了梯子爬上二楼,往里看,发现屋内躺着一个人,死了。

但这还不是全部,当亲戚爬进家里的时候,屋内扑面而来一股浓郁的血腥以及尸体腐烂的味道,满地血水。家里跟被抢劫了似的,一团糟,有的家具还呲满了血浆,进屋一数,地上倒着一,二,三,四,五,六,六具尸体。

亲人们慌乱之下赶紧报了警。

很快犯罪现场被警察封锁,6 名被害人均死于利器,而且凶手清理过现场,家中所有的门锁和窗户都完好无损,屋内也没有外人入侵的痕迹,典型的密室谋杀。

被害人包括老李夫妇,儿媳王美玲,两个孙子,小孙子不到 2 岁,大孙子 6 岁,另外还有女儿李灿。

儿子李磊下落不明,生死未知。

据亲人们说,老李「淳朴,实在」,原来是个地道农民,在参加生产队时就积极肯干。家中排行老大,有一个妹妹,两个弟弟,总的来说是个实实在在的老好人。要说唯一与人有冲突的事,就是年轻的时候,老李开了一家建筑材料工厂,「据说赚了不少钱,也有好些账没要回来。」再加上最近拆迁得了一笔巨款,惹了不少人眼热,很多人猜测是谋财害命。

但老李的拆迁款在下来之后,就立马换成了房产,旁人轻易也拿不走。

而家中自己人房产分配没有分歧,三套写儿子名字,一套写女儿名字,女儿还在上大学,对房子根本没有概念,儿子得了便宜,也不可能埋怨分产不均。

余下的亲戚里,除了奶奶和姥姥,基本也算不上老李家的遗产继承人,犯不着背上六条人命。

远方无怨,今日无仇的老李家,一夜之间,惨遭灭门。北京成立专案组连夜开展工作,根据现场勘验和调查走访,发现了唯一幸存者李磊的下落。

根据李磊儿子班主任提供的线索,她最近打电话询问李磊,孩子为什么不来上学?当时李磊含含糊糊说自己在外地,然后就挂了,态度十分可疑。与此同时,小区监控显示,在 11 月 23 日晚,李磊在家人死亡过程中,独自离开了小区。

根据种种线索,警方锁定李磊为大兴区特大杀人案的重大作案嫌疑人,展开追捕行动。

一、追捕

11 月 27 日,李磊的踪迹出现在了开往三亚的火车上,三亚警方接到通报,连夜布控,秘密封锁车站各通道。但是当火车缓缓驶进车站的时候,乘客鱼贯而出,李磊却并不在其中。

三亚警方只好将搜捕范围扩大,机场,车站,码头,宾馆,酒店全面排查,李磊仍然没有出现。

直到 28 日中午,一名疑似李磊的男子入住汽车西站附近的休闲会馆。警方通过会馆监控发现,此人就是李磊。

此时的李磊已经换了新衣服掩人耳目,路过会馆的时候,没有停留,四处溜达了一会,没有异常,才放心回到会馆。

鉴于李磊是手刃血亲的重大疑犯,不确定其精神状况,也不确定其身上是否携带凶器。会馆位置又深处闹市之中,人来人往,李磊入住的房间楼层低,极易逃脱。

权衡之下,警方最终决定在会馆外布控,伺机在人群比较稀少的地段,一举将其制服。

下午 17 点,抓捕时机终于来临,警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其按倒制服,当李磊被押上警车的时候,眼神中透出一丝绝望,此时他刚到三亚不到十个小时,还没来得及游玩。

「三亚是个好地方,如果还有下辈子,一定会再来。」

在审讯室中,李磊要了一根烟,烟雾弥漫中,他眼神笃定,没有丝毫畏惧,直接认罪「事是我做的,毙了我就完了,就当我们全家都没来过。」

警方继续询问细节,李磊说起这起残忍到极致的杀亲案,神色淡然。

「我先把我爱人杀了,然后是杀了我妹妹,然后是我父亲,然后我母亲,最后……就俩小孩呗,我那俩儿子。」

李磊毫无悔意,就像发生在别人家的事一样。一般灭门案,凶手是家庭内部成员时,往往会有极大自责,甚至会用自杀自残方式,弥补自己过错。而李磊恰恰相反,他神态轻松,甚至还感觉放下了相当沉重的担子。这个男人到底经历了什么,才能让他杀完六名至亲后,心情如此愉悦?

△ 李磊在三亚被捕

二、杀妻

23 日那场婚礼,老李在人前神采奕奕,应承着来自亲朋好友间的羡慕,李磊站在父亲身边,听到有人竟然把自己家称之为「完美」,忍不住嗤之以鼻。志得意满的老李,丝毫不曾顾忌儿子情绪,指使他四下跑跑腿、帮帮忙,这幅父慈子孝的场景,更为老李赢得不少面子。

可对李磊来说,今天本应是个大日子,他早就暗下决心离家出走,从他们身边永远消失。可父亲偏偏用强硬态度,强迫他参加这场无聊婚礼,搅乱他全部计划。

当晚,郁闷至极的李磊,回到自己开的饭店「天天火火」,和朋友们一起吃晚饭。原本不太爱喝酒的他,因为白天烦闷,不自觉端起酒杯。李磊平时喝的少,一般没事不喝,今天突然苦酒入喉,朋友们均感意外,连忙询问是不是遇到什么坎?李磊正要借着酒劲倾诉苦肠,媳妇电话却连环催来,向他耳边怒吼,十点前必须回家!

李磊只得将满腔怨言憋在胸口,放下酒杯乖乖听话,到点就回了家。

身体与心理的双重疲劳下,李磊只想躺一会,一个人安静一下。但妻子和平时一样,自顾在哪唠叨,怎么又晚回家了?又和谁鬼混了?等等……李磊胸中陡然生出一股恶气:

「为什么自己谁都不敢拒绝?为什么自己没办法说不?!」

如果妻子能够稍微关注到丈夫的变化,或许也能阻止一场悲剧,但她并没有这个习惯。在妻子眼中,每个月完成九万的净营业额,保住北京总代理的名头,才是头等要紧的事,但自己又卖不了这么多,只得每月还要找丈夫要钱强行贴补。

今天,她再次向李磊伸手要钱,万万没想到,这个平日生活中稀松平常的琐事,真的能让一个普通的丈夫,逐渐在愤怒中变得毫无人性。

李磊心中恶气成倍滋生,这个家的钱都是自己挣的,每天还要忍受无止尽唠叨,被限制自由,还要顾忌家人这所谓面子,一次次忍气吞声、出钱卖力。李磊躺沙发上,感觉自己肺都要被气炸。这天晚上,只觉哪根筋都不对,脑子好似一片空白,抽出事先准备好的单刃刀,走进妻子床边。

就这样,这个和李磊相识于微时,白手起家,生儿育女的妻子,惨死在了自己爱人手里。

但这一切,还只是这个惊魂夜的开始。

加载中...

三、弑亲

李磊杀人了,闻到了空气中血液的气息,越来越兴奋,潘多拉的魔盒已经被打开,仿佛着魔一样,此时只剩下一个目的——毁灭!

妻子的死亡并没有让李磊泄愤,反而越想越恨,越杀越气,见妹妹那个屋门也没锁,便提起屠刀,走了进去。

老李听到了女儿房中的惨叫声,闻声而来,但李磊的刀已经停不下来,将自己的亲生父亲,挥刀砍死,母亲见到眼前的情景,痛不欲生,但李磊却并没有心软。

「已经控制不住了,人挡杀人,佛挡杀佛。」

李磊感觉自己浑身上下要瘫痪似的,脑袋也不听使唤,敢喊也不敢喊,心中那股恶气还是没有抒发,搬起电视、沙发发疯似的扔床上,爱掉哪掉哪。

十分钟内,李磊将妻子,妹妹,父母,四个人,全被杀害,一个完美的家彻底被毁。

如此惨烈的屠杀到底是激情犯罪,还是预先谋杀?

李磊在多日前,便在楼下早市买了把单刃刀,那时心中便开始盘算;

「放在身上随时准备,回家一顿砍,就全同归于尽就完了。」

现在,看着房内堆积的四具尸体,李磊并无悔意。

想起小时候,父亲脾气暴躁,常常被把自己倒吊在门帘下,挂在树上打,但因自己自尊心强,害怕丢人,不愿喊痛。十七岁时离家出走,心想着再也不回来了,但依然割舍不下亲情,回家看到伤心的父母,还是心软留在家里。可是好景不长,没过多久,父母再次恢复以往的冷面,对自己又打又骂。

即便到了现在,哪怕月入十万,在父亲嘴里,仍然是捞偏门,没出息的窝囊废。

每当父亲对自己责骂,母亲不但不劝,还在一旁跟着挤兑。妹妹就像个长舌妇,和父母站在一边,不停煽风点火打小报告。

原本以为结婚,有了自己的家庭就能改善很多。儿子的出生,确实让李磊体会到了为人父母的辛苦,家庭关系逐渐缓和。但没想到后来妻子当上主管之后,手底下管了三十个人,逐渐变得强势霸道,猜度计较,婚姻里充满了不信任。

李磊也尝试过讨好家人,但无论开美发店也好,开餐馆也好,仗义疏财博个好名声也好,依旧得不到家人的认可。

在他们眼里,自己就是彻头彻尾的失败者。

一句简单的夸奖,迟迟没有等来,李磊彻底绝望。

他红着眼挥起屠刀,不仅毁掉了父子之情,还亲手毁掉了另一对父子关系。

四、灭子

「一直没想过孩子的问题,当杀死家人以后,那两个孩子怎么办,家里人全没有了,孩子将来也得受罪,不如趁早死了?」

李磊焦虑思考着,在阳台的沙发上哭了四五个小时,脑子比较乱,思来想去,好像没了别的办法了。李磊再次拿起刀进了父母的房间,屋里只有两个熟睡的孩子,正做着梦,一场不会醒来的梦。

李磊紧闭着眼,使出浑身的劲儿,脑子里边一片空白,没有剩下一丝一毫力气。

他已经彻底忘记了人性为何物。

尸检报告显示,李磊儿子被用锐器多次刺击胸腹部及切割颈部,肝脏右叶,导致急性失血性休克死亡。

李磊的叔叔在接受采访的时候,掩面痛哭:「真的,我真不相信,我的侄儿,我真不相信我的侄儿,六个人,我那小孙子刚会走路,一周多点,我那大孙子,刚上一年级,也就几个月,一年级,六岁,他能下得去手?」

检察官在看守所看到李磊时,他的眼神始终十分坚定,丝毫没有闪烁,游离,在供述跟案件相关的情节时,思维清晰,很配合调查,但其余的事情,基本闭口不谈。

案件审查过程中,李磊没有翻过供,全部承认了案件事实。「除了两个儿子可怜,杀其他人我不后悔……」

五、双面

△ 李磊接受审判

关押 7 个月后,法院开庭。

李磊穿着朋友赠送的名牌服装走进法庭,刻意避开观众席上,那一众亲友的目光。

朋友看到的,是李磊天使的一面,为人大方随和,特别讲义气,特别够哥们。07 年,老冯得了白血病,住院期间,李磊夫妇跟着忙前忙后,不是拿水果,就是拿钱。

在其他亲戚眼里,李磊是一个特别讲礼数的人,岳母刚搬来北京的时候,李磊一箱一箱地往岳母那搬东西,亲戚困难,他总是冲锋在前。

合伙人眼里,李磊为人大方随和,是一个有主见有担当的生意伙伴,办事有心计,生意上的朋友不少。

如同《黑暗骑士》里的双面人哈维登特,一面天使一面恶魔,以抛掷硬币来决定自己的行为,如果代表正义的一面出现,他就说服自己停止犯罪,如果暗黑的一面出现,他就会想办法将自己的犯罪合理化,内心的善恶不断挣扎。

面对检察官的质问,李磊对自己的罪行毫不避讳。参与庭审的亲朋好友,听到他的认罪,震惊不已。直到此时,李磊的双面才合二为一,那个残忍的恶魔和仗义的天使,都是他,这才是完整的李磊。

面对最后的审判,李磊没有申诉,只求速死,想要尽快结束这一切。他再也受不了,这七个月的关押期,比死还要难受。

因为家人的爱,无时无刻不在对他审判。

他常常在睡梦中猛然惊醒,梦见父亲又回来了,梦见 17 岁离家出走,母亲着急的神情,满眼的泪水。梦见刚结婚那会,妻子身上永远都有香香的洗发水味道,那是两个人一起奋斗的最好见证。还梦见自己常常带着大儿子上饭店吃饭,所有的朋友都觉得儿子可爱,二儿子一岁刚学会说话的时候,第一个喊的人,是爸爸。

7 个多月前,李磊亲手毁灭了世界上最爱他的人,并为之不屑。

7 个多月后,这些爱像一把尖刀,深深扎进李磊的内心,懊悔与愤恨,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,这才是对他最残酷的审判,。

他痛不欲生,发出恶魔在黑暗中的哀嚎……

六、家人

庭审结束后,李磊接受采访,记者无意中提起奶奶,恶魔双手掩面,嚎啕大哭,变回做错事的小孩。

「我奶奶身体还好么?还是那么胖吗?」

1980 年冬天,雪下得很厚,老李家新出生的男娃,取名「李磊」,三个石头,寓意着脚踏实地,寄托着老李对儿子最朴实的愿望,不求他飞黄腾达,但求踏踏实实做人。李磊自小在奶奶身边长大,因为是家中长孙,奶奶格外娇宠。农村条件艰苦,爷爷奶奶就省着自己吃的留给长孙。无论他犯多大的错,爷爷奶奶也不舍得说,不舍得骂。8 年的恃宠而骄,肆意妄为让老李对儿子的寄望彻底落空。

于是老李将儿子接回自己身边,严格教育,嗜酒后打骂,妻子在旁抱怨唠叨。让原本顽皮的李磊,变得内向、自负、固执,青少年期即有弑父情结。

不堪重负的李磊,曾以离家出走抗争,但不能耐受挫折的他,还是灰溜溜回家。成年后,虽然伴随年龄增长,李磊虽然懂得体谅父母的良苦用心,但每当面对父母的打骂、家人的歧视不屑、妻子的猜度计较时,总会产生严重的心理挫败感。

能力不被认可,人格不受尊重,加之李磊自身不善沟通、无力排解,致使与家人积怨生仇,长期处于内心纠结状态,烦扰时一蹶不振,一度自暴自弃生活放纵。苦闷的家庭生活,在李磊内心宛如一座火山,积压良久,随时准备喷发。

直到那天晚上,李磊拿起屠刀,造就了这一切。

叔叔虽然在法庭上气得直想揍李磊,但得知自己的侄儿被判死刑,时日无多之后,仍旧来看李磊最后一眼。并在老李家的六块墓碑旁边,也给李磊买了一块。他希望老李一家人能埋在一起,死后依然能团聚。李磊拒绝了叔叔的善意,他不知道该怎样面对家人,他知道自己,无法被原谅。

2011 年 9 月 16 日,李磊被执行死刑,这个七口之家,最后一个人也离开了人世。

时光境迁,所有亲友努力想忘记这里发生的一切,唯有李磊奶奶天天在家里盼着、念叨着:「怎么儿子、孙子都不来看我了呢?」

本文由足球人整理编辑,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sohu1.net/post-1489.html | 竞彩足球比分

留言/评论: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昵称

邮箱

网址

  • 日历

  • 分类

  • 最新文章

  • 热门文章

  • 随机文章

  • 最新微语

    • 竞彩足球比分欢迎您!

      2020-07-21 17:45

    • 使用微语记录您身边的新鲜事

      2020-07-21 17:36

  • 最新评论

  • 标签

  • 存档

  • Copyright © 2020 竞彩足球比分 版权所有